福建资讯门户网站 首页 > 要闻区域经济 正文

重型机械密云盗砂 潮河遍布“陨石坑”(组图)

2015-12-21 15:48:00 来源:互联网
评论(0 收藏(0
今日凌晨1时许,密云太师屯镇城子村西北的潮河河道上,钩机从河里挖出砂石。
今日凌晨1时许,密云太师屯镇城子村西北的潮河河道上,钩机从河里挖出砂石。
12月4日下午1时50分,密云北甸子桥两侧,一台钩机正在潮河河道里挖砂。
12月4日下午1时50分,密云北甸子桥两侧,一台钩机正在潮河河道里挖砂。
12月4日下午1时,潮河密云高岭镇下会村段遍布大坑。 因近期盗砂不断,河道变窄,河水污染。图为无人机航拍画面。 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彭子洋
  12月4日下午1时,潮河密云高岭镇下会村段遍布大坑。 因近期盗砂不断,河道变窄,河水污染。图为无人机航拍画面。 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彭子洋
  20日凌晨两点,北京的雾霾红色预警还未解除,密云太师屯镇城子村深处一个“大型工地”已是热火朝天,“哐当哐当”的响声打破了潮河的宁静,拳头大小的黄色亮光在河道内闪烁。10余台大型钩机像一把把大勺子直插潮河河心,来回地搅动,几秒钟便掏出一大铲砂石。一小时内,9辆近百吨大货车在此装满砂石扬长而去。

  新京报记者调查,潮河高岭镇、太师屯镇段挖砂现象从10月初复燃。“有砂场河砂存量有3万吨。”潮河沿岸两名砂场负责人称,有老板承包了河道治理工程,边治理边开挖。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北京水资源考察的张峻峰表示,潮河是密云水库的重要水源地,其北京流域内明令禁止挖砂取石。挖砂会导致潮河生态系统自我净化功能减弱甚至丧失,对密云水库的饮用水安全造成威胁。

  盗砂机器轰鸣河水沿砂堆流过

  80岁的高岭镇下会村村民胡启凤站在潮河岸边,“你听,它早已经没有了灵气。”不到50米宽的河道随处填满砂石,远看像一个个直径数米宽的“陨石坑”。

  这条因河流湍急“作响如潮”得名的河,如今流经的密云区域,响声如潮的却是机器的轰鸣。

  11月12日午后,在密云下会村“哐当”、“哐当”的响声隔着一片桉树林从潮河传来。

  走近潮河,岸边还积着雪,雪上布满一条条清晰的车轮印,河水表面结了冰。

  “钩机一下去,什么冰破不了?”一位砂场的老板笑着说。

  沿着响声,越来越多的砂石堆出现在眼前,有的一两米高,有的三四米,上面长满杂草。砂石堆之间像筑起了弯弯曲曲的屏障,河水只能沿着石堆之间的缝隙缓慢流淌。

  在两三米高的砂石堆之间,一根黄色的铁臂在左右移动,它像个勺子,伸进河里,仅几秒钟,铁臂沾满了水,装满砂石倒在一旁。

  在下会村土生土长的胡启凤眼中,这些年,像这样盗砂的几乎从未消停过。镇里也偶尔有巡查队的来检查,“但一来他们就停工,走了之后,继续干。”

  在下会村潮河段挖砂的工人对外声称他们是在治理河道,得到当地政府部门许可,有开采许可证。然而密云环保局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称,按照规定河道治理工程是为了河本身,不是开采砂石,河砂不允许外运。

  然而近日潮河砂石的交易并不隐蔽。18日下午,记者通过网络联系上一位密云郭姓卖砂者,网上显示的经营信息地址在密云,出售有潮河的水洗砂、旱砂、石子、混料等。

  据多名砂场老板称,潮河河砂品质好,建房子比普通成品砂耐用,河砂原料就能卖1200元一车(80吨),经过加工的水洗砂,能卖到35元钱一吨,比普通的成品砂每吨要贵3至5元钱。

  治理之名掩护下的采砂场“有的砂场河砂存量至少有3万吨。”潮河沿岸两名砂场负责人均称,那些都是被别人承包的河道治理工程,边治理边开挖。

  潮河两岸,大大小小的砂场并不少见。在密古路与京密路交叉口到古北口镇的17公里长的道路两侧,至少分布着9个砂场。

  提到在北京境内的潮河挖砂现状,一位赵姓砂场老板有些遮遮掩掩。“现在没人敢挖,这可是犯法的事儿。”

  赵老板自称,他的原料

  基本都来自河北。据他透露,在下会村河道里的挖砂钩机是密云当地一位仇姓老板的,此人背景雄厚,承包了治理河道的工程,便挖砂出售,自己只是偶尔从仇老板那买一点。

  京密路与松曹路路口也有一个大型砂场,该砂场李姓老板也证实,北甸子桥和下会村段的钩机都属于仇姓老板,他们借着治理河道的名义,光明正大地挖砂,然后把河里挖来的砂石偷着卖。

  12月18日,为了减少雾霾,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发布红色预警,其中要求19日7时至22日24时,砂石运输车等重型车辆禁止上路行驶、施工工地停止室外施工作业。

  从18日到20日三天时间,下会村至北甸子桥两侧的钩机都没有作业。潮河两岸似又恢复了平静。

  19日下午,下会村段的钩机并没有作业。20日下午,记者以买砂名义联系上仇老板,他爽快地称有潮河下会村至北甸子村段的河砂原料出售。

  前述李老板透露,仇的河砂一般都是昌平、怀柔有砂场直接来河道内拉走,或是挖出来到密云城区的砂场洗了再出售。采砂也都在夜间进行。

  结合前述密云区水务和环保部门的说法,河砂并不能外运,能外运的只是固体废物。高岭镇一位村民分析,本身盗砂就潜伏在河流两岸,不容易被发现,如今借着河道整治为名,偷卖河砂,隐秘性就更强。

  重型钩机凌晨潮河“吸砂”

  一辆钩机挥动着吊臂,将铲头直接伸进结冰的河面挖砂。20日凌晨两点,潮河太师屯镇城子村段,不到两公里内,10余辆打着亮光的钩机正在盗砂。

  为防止盗砂,潮河、白河沿岸如今竖起了近千块警示牌。12月19日晚,太师屯镇城子村入口处,一块警示牌上写着:水源保护区禁止采石、挖砂等行为。落款是北京市密云水库管理处,并附有举报电话。

  然而“哐哐当当”的机器轰鸣声,一直从城子村深处传出,远处拳头大小的亮光固定地在林间闪烁着,当时已是20日凌晨两点。

  此时至少有4辆大货车装满砂料,缓慢地驶出村口,白晃晃的车灯从林间透出。当地砂场老板透露,这些10轮大货车至少可以装载80吨砂料,有些大货车经过改装,加高车槽,装载量甚至超过百吨。

  从城子村村口,沿着潮河往里走两公里左右,蔚为壮观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近百米宽的河道,70米左右都被泥沙填平,在河道上铺出了一条货车出入的土路。土路上近10米高的砂料沿河堆放着。

  一辆钩机挥动着吊臂,将铲头直接伸到结冰的河面里挖砂。十来分钟后,一处的河砂挖空后,钩机掉头又转到一旁的河面继续挖砂。

  沿河不到两公里内,10余辆钩机正在挖砂,它们将河里挖起来的砂子直接扔到两米高的网筛上,发出沙沙声。钩机工人的脸在黄色探照灯下,泛出油光。旁边的砂堆足有一层楼高。

  附近等候的大货车不断驶进砂场取砂,一个小时内,至少有9辆大货车装满砂料后驶出村口,往京密路方向开去。

  凌晨3点半,城子村村口,两辆经过改装的大货车,两米高的车槽里装满细砂,溢出车槽数十厘米。

  按照潮河附近多名砂场老板的说法,潮河流域的河砂原料,每车80吨可以卖1200元左右,利润在售价的一半左右。以一车600元左右的利润估算,记者在现场的那一个小时内,这9车河砂至少能获利5000多元。

  12月20日,城子村的一名村民告诉记者,村子里潮河沿岸的挖砂现象已经存在至少有一个月,大车从密古路进来直接穿过村子驶往河边,村里的路上全是遗撒的砂石,一过车就是一阵土。轰隆的引擎声也彻夜影响着河岸两边的居民。

  禁止挖砂石十四年

  12月18日,密云环保执法监察大队和密云水务局回应,下会村和北甸子村之间的北甸子桥区域是他们的治理范围,但从2001年开始,北京市出台相关规定,全区域禁止挖砂,不可能有开采许可证。

  据密云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年,由公安、水务、国土、乡镇等四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行动组,曾多次对盗采砂石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但据媒体的公开报道,潮河流域的盗砂现象却时有发生。2005年甚至出现不法分子持枪对抗执法人员一幕。

  新京报曾报道,2005年一天夜里,怀柔水务局执法队接到举报,称有人在潮白河河道内盗挖砂石,怀柔区水务局副局长刘久龙立刻通知公安分局,警察带着5支微型冲锋枪,和水务局执法队一共30多人赶到现场。

  借着对方打开的车灯,刘久龙看到面前数不清的大型空卡车一字排开,“像城墙一样”。随后数十名盗挖者围到执法队员面前,执法队员看见,对方也拿着枪。

  2001年,北京市政府发出文件《关于关停本市范围内砂石场的实施方案》。该方案明确提出:2003年年底前,北京要关停所有砂石场;此外,禁止在河道及河道两侧开采砂石。

  2010年7月 北京市启动“百日整治行动”,其中就包括打击河道内非法盗采砂石。打击的同时,潮河流域的治理也在展开。

  据一份在今年7月公布的密云县(如今区)潮河(密云水库上游段)治理工程环评中显示,为保障潮河安全行洪,保证周边地区工农业及居民安全,给河道两岸村镇建设创造良好的水生态环境条件,密云县水务局拟建设“密云县潮河(密云水库上游段)治理工程”。

  其中工程治理起点为密云与河北交界处,终点为密云水库,总长26公里,途经古北口镇、高岭镇、太师屯镇。工程总投资12292.54万元,预计总工期为9个月。

  此处工程正是上述出现盗砂现象的河段。12月18日,密云环保执法监察大队和密云水务局回应,下会村和北甸子村之间的北甸子桥区域是执法部门的治理范围,但从2001年开始,北京市出台相关规定,全区域禁止挖砂,不可能有开采许可证。

  两个部门的工作人员还同时提到,外运和买卖河砂原料都是禁止的,“如发现砂石料外运现象,可直接报警。”

  密云水库饮用水安全受威胁“潮河最终汇入密云水库,密云水库又是北京重要的饮用水源地,某种程度上,这样的行为就是在危害公共安全。”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北京水资源考察的张峻峰称。

  潮河岸边附近村庄道路,常常布满砂石。一位高岭镇的村名回忆,国家改革开放后,曾经倡导植树防风沙,那时候,潮河两岸的风沙得到有效抑制,大风吹过,河滩的砂石也难以扬起。

  而这些年挖掘机在潮河两岸昼夜不停地疯狂盗采,一些过深的砂坑使地下水溢出,水质遭到了极大污染,“生态环境被如此破坏,实在令人痛心”。

  张峻峰介绍,潮河是密云水库的重要水源,其北京流域内明令禁止挖砂取石。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2年8月31日8时,密云水库蓄水量11.6亿立方米,只有总库容43.7亿立方米的1/4。而潮河目前供应了密云水库4成左右(另一个是白河,也在4成左右),当日密云水库下会水文站的日平均入库量在2.04立方米/秒,只有30多年前的1/10。

  “首先破坏的是该段河流的生态系统。”张峻峰解释,挖砂会破坏水体生物的生存环境,导致原有的生态系统自我净化功能减弱甚至丧失。潮河从河北流入北京,自然会有一定的污染,挖砂取石就是在破坏河流原有的生态屏障。

  挖掘河床、搅动河水,势必会造成河水浑浊,大量被搅起的泥沙流入密云水库,对水质和水库库容量都有影响。而河床中的大坑改变了水流方向,产生漩涡,上下游的水流系统都会有影响。

  除此之外,张峻峰说,多台大型机械作业时产生的燃油、机油泄漏,尾气的排放,对水质的污染也不容忽视。

  A08版-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振鹏 赵力 赵吉翔 实习生 陈光
责任编辑:yuan4ren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