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权威财经门户 首页 > 股票 正文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2018-10-08 13:33:24 来源:今日头条
评论(0 收藏(0

每年的三月份春三月

是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

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时段

那时候,就像国庆节一样

珠峰上拥堵严重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自从1953年新西兰爬山家Edmund Hillary

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登顶珠峰的人后

越来越多的人不服气

也想要去这座世界最高峰上看一眼

留下自己的“伟大”足迹

特别是每年的4月到6月

珠峰脚下都是一场登山者的热闹嘉年华

7万到10万名游客聚集在珠峰大本营

一顶顶支起的彩色帐篷如雨后春笋

成了这个季节的特有景色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人们在这里吃喝拉撒

制造着五颜六色的垃圾

甚至还有商人在雪山上做起了生意

建起了“帐篷饭店”“帐篷商店”发大财

各种生活污水横流、垃圾遍地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由于环境特殊,清理难度大

这里成为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垃圾场

曾经人烟稀少,没有污染的纯净圣地

正在悄悄消失

NO.1

曾经这里没有污染

如今这里遍地是屎

很多人觉得珠穆朗玛峰上的雪水一定是

世界上最干净的冰川水

比欧洲的依云矿泉水还要干净

那你可错了!

这里的雪水可不能轻易随便喝

因为你有可能喝的是别人的屎!

没错,屎!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这里没有公共厕所

也没有集中排泄体内废物的场所

面对这7万到10万名的登山者

在爬山的过程中通常都是就地解决大小便

用铲子挖个坑当临时旱厕

解决完后也极少去处理这些屎尿

毕竟在冰天雪地、空气稀薄的珠峰

空手攀爬就已经充满了生命危险

没有人还愿意一路带着屎冲上顶点

在蛮荒粗暴的恶劣环境下

现代社会式的文明早已消失无影踪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据统计每年的登山游客在离开时

都会在珠峰留下约12吨的屎

这些屎早已跟冰雪融为了一体,不分你我

数十年下来,人类的屎已遍布珠峰

不过,如果你很有钱

不忍心污染环境

你可以雇佣经验丰富的夏尔巴人当向导

他们除了会帮你背行李

还会当你的铲屎官

帮你清理掉所有的排泄物和垃圾

一路背着你的粪便上山下山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不过这是一个很艰辛的职业

为了减轻顾客的负担

他们需要背着好几十斤的行囊到处走

一旦遇到危险,就无路可逃

曾经就发生过一次冰崩

16个夏尔巴向导因为躲不及滑入冰川裂缝死亡

为了帮登山者实现登顶珠峰

这个职业,每天都在用生命挣钱

而这12吨屎

不仅不能滋养这片土地

还污染了当地的水源

它们被当地工人用后背一筐筐地

徒步运送到最近的山庄,然后倒进坑道里

需要数年的分化,才成慢慢脱水分解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我们沾沾自喜成为征服世界的“伟大”者

却忘记了自己仅仅是个粪便的制造者

NO.2

在世界屋脊上,无数攀登者

成为永远的“地标”

除了留下粪便

在通往珠峰顶点的路上还四处是尸体

在过去的50多年里

有近300人死在了登顶珠峰的路上

他们有的死于缺氧、雪崩

有的只是想“小憩”一下

睡着后,就再也醒不来了

还有更多人掉进了冰川缝隙

永不见天日,连尸体都找不到

这个叫Hannelore Schmatz,死于1979年

她是有记录的第一位丧身的女性爬山者

多年来一向坚持这个姿势

仿佛是这里的一个地标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图中这对夫妻爬山前还在兴致勃勃的合影

回来后只剩下一个人

图中女子在下山途中逝世了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登顶,只是登山的开始

活着从珠峰顶上下撤,才是最终目的

登山者如果看到同伴濒临死亡边缘

只能冷眼旁观而不能出手相救

在这种境地,只能自救,你别无选择

在海拔8500米以上

人们无法苛求道德的尺码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这些遇难尸体大部分留在了原地

将遗体运送下山是极其困难的

每个人每次能携带的东西有限

只能任其风化后变成骷髅!

它们成了后来登山者的“指示牌”

这座世界之巅

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般纯洁美丽

左边尸体、右边是屎

还有漫山遍野各种垃圾

NO.3

不畏生死的“珠峰清道夫”

是否能唤醒登山者的良知

资料统计,从1921年到1999年

共有615吨垃圾被丢在这座神圣的雪山

人们离开时留下了

氧气瓶、幡旗、绳索和破旧的帐篷

甚至一脚下去还会碰到30年前丢弃的罐头盒

这些垃圾的外表曾经被冰层包裹严实

但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

这些废弃物正在重见天日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为什么在珠峰上有如此之多垃圾?

在珠穆朗玛峰,达到一定海拔后

你会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登山或安全返回上

除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外

你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精力去考虑其他事情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性会被放大

可以观察到自私、欲望、浮躁……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但是有这样一群不怕死又无私的人

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死亡地带捡回一个个垃圾

尼泊尔政府和一些公益组织

曾发起过“拯救珠峰——废弃物治理2011行动”

该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

参与者包括29名经验丰富的登山者

65名当地背夫和75头牦牛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这些登山者攀登到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山

不顾性命危险收集了8吨垃圾

然后由背夫和牦牛组成的清运队

运送到海拔3440米的小镇切巴扎集中

他们打扫的区域正是珠峰上被称为

“死亡地带”的区域,那里空气稀薄

仅在2006年就有11名登山者死亡

尸身就留在原地

这些勇士们分组多次进入死亡地带

争取每人每次带回15公斤的垃圾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同样都是攀登世界屋脊

达到的高度或许相同

但攀爬的意义却不同

一个成就了自己,留下垃圾

一个成就了世界,带走垃圾

这几年

许多“珠峰清道夫”希望用自己的行动

尽可能地唤醒登山者的环保意识

但他们的力量也是十分有限的

能清理掉的垃圾也只是冰山一角

拯救珠峰环境

更多的还是需要我们登山者自觉去维护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不要在满足自己的“雄心壮志”时

玷污了大自然的纯洁神圣

毕竟我们只有一个珠峰!

保护它比登上它更有意义

登山家讲述登珠峰:尸体当路标真实故事!

5000米 百人墓群

登珠峰路线有两条,中国的北坡和尼泊尔的南坡。

尼泊尔成熟的商业化模式吸引了国内外不少登山者从尼泊尔攀登珠峰,张翔海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4月18日,在群峰环抱中,张翔海翻越垭口,进入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珠峰区域。

迎接他的是耸立着的大片碑群。

“这是上百名登山遇难者的墓碑群,有的是青石碑,有的则是乱石堆砌而成的衣冠冢,用于纪念在登峰过程中死去的人们。”张翔海回忆道。

攀登珠峰并不是一鼓作气地冲顶,而是分阶段做适应性攀登。在珠峰共有5个营地,除大本营外,还有海拔5900米的一号营地,6400米的二号营地,7500米的三号营地和7950米的四号营地。

“19日,到达海拔5400米的珠峰大本营。所有一切不正常的反应都成为正常,开始为期近一个月的煎熬。”张翔海说。

“煎熬”二字足以反映张翔海接下来艰难的攀登之旅。

张海翔在日记中写道,“24日,拉肚子越来越严重,鼻炎快让自己在梦里挂掉,记性和反应也在下降,回去还能做人否?”

6400米 30%的遇难者

“我们遇到的真正恐惧应该是从昆布冰川开始。”张翔海说,“昆布冰川,我们也称呼‘恐怖冰川’,每天都会发生数起冰崩,而且还有成百上千条被冰雪覆盖的冰缝,一旦掉下去连尸体都找不到。登峰途中30%的遇难者葬身这里。而从大本营到第一营地的途中,必须要经过昆布冰川。”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昆布冰川,冰川移位,夏尔巴人就得重新搭梯子,掉进冰缝就上不来了。

“27日,三点,头疼,像是两个人,索性坐起来,这里海拔6400米,一切都得小心。28日,睡眠得到改善,不过眼肿了,视线模糊,眼睛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珠峰是一个大的测试场,身体部件的每个细节都需要格外注意,否则都会在这里被放大。”张翔海告诉记者。

“30日,马卡鲁传来噩耗,中国队员滑坠遇难。”张翔海记录下了第一次听到有人遇难的消息。

“5月2日,鼻腔出血,大便也开始出血,不能再吃辣味。”张翔海继续记录着。

4日,张翔海见到了分配给自己的“夏尔巴”索纳。(观察者网注:夏尔巴人是住在中尼边境上的跨国民族,他们深居深山老林,过去几乎与世隔绝,后来因为给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各国登山队当向导或背夫而闻名于世。)

“怀恋家里的床,懒散的开着车,城市生活多美好。”分配到向导的这一天,张翔海开始想念山下的生活。

“8日,又一名夏尔巴在三号营地上滑坠遇难,还没开始正式的出发就已经有三名夏尔巴遇难,那么对于这里的队员即将面临的情况会是如何?”焦虑开始袭击张翔海。

“大本营就像一个白雪覆盖的星球,我们都是流放的犯人,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直升机,吹起漫天雪,等待冲顶后的刑满释放。”

7950米 等待冲顶

5月18日,张翔海迎来出发前往四号营地的日子。

或许是等待太久后的兴奋,又或许是一路相对顺利的过程让出发前的他放松了警惕,这一下让他差点止步珠峰。

张翔海回忆称,早上6点多,张翔海正做着出发冲顶的准备,这些准备中也包括上厕所。“因我就走到离帐篷两米处的另一边去解决。没想到一下踩到了冰川暗裂缝,整个人卡在了那里。”张翔海告诉记者。

从张翔海的日记中,我们也看到这一幕。“掉入裂缝中,不禁笑了。最近三次登山都有掉裂缝的必修课,只是这次看不到底,掉得格外的深,双腿全部陷入。”

凭借丰富登山经验,张翔海迅速朝着与冰川走势垂直的方向躺下,增加与地面的接触面积。“滚出来后,一个夏尔巴协作发现了我,将他的冰镐伸过来,把我拉了过去。回来后想想,如果掉下去怕是回不来了。”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昆布冰川的冰缝

当天中午,张翔海顺利到达海拔7950米的4号营地,下一步便是冲顶。

晚上7点,冲顶开始,远处已经一路灯火。

“山脊的右边就是祖国,回归的心念是极其危险的,阳光意味着寒冷的结束,晒伤和雪盲的威胁出现。沿着山脊直上,第一束光线从祖国照射过来,面前是传说中的‘希拉里台阶’,远处,就是终极目标——8844米的珠峰。”张翔海写道。

8200米 尸体“指路”

5月19日凌晨5点20分,张翔海成功登顶。然而,故事才真正开始。

“登顶,只是登山的开始,大部分山难都是发生在下撤。”张翔海告诉记者。

珠穆朗玛峰下的这段冰峭被称为“死亡地带”,珠峰上散布的追梦者的尸体就是无言的证明。

“在登顶路上,一共看到过2具遇难者遗体。当遇到第一具时,我特意看了看海拔表,显示为8200米。”张翔海告诉记者,“它看上去就像线路的警示牌。”

1998年5月,美国40岁女登山家弗朗西斯?安森特卫在下山途中,因缺氧虚脱倒在珠峰顶下244米处。“不要丢下我”成为弗朗西斯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在海拔8500米以上,人们无法苛求道德的尺码。”《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作者乔恩?科莱考尔说。

登山就是一面镜子,把每个人照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性格会被放大,可以观察到自私、欲望、浮躁……

珠峰上也“堵车”,尸体、排泄物、垃圾正在覆盖这个神圣之地

登山是一面镜子

据统计,自2004年起,共有2000人成功登顶,同时也有189人命丧途中。

“从进入珠峰区域到成功登顶的20多天时间里,算下来差不多平均每天就有一人遇难。”张翔海告诉记者。

“山上的遗体,尼泊尔的政府会定期上去清理一次,将遗体收集起来集中掩埋。有些遗体因海拔太高,无法运输下山,或者在裂缝悬崖下,能看到但无法处理,只能留在那里,成为后来人的路标。”张翔海告诉记者。

登顶“山上全是人,这是猪圈般的体验”

拍照、稍作停留后,张翔海便开始从峰顶下撤。

“此时‘希拉里台阶’已经开始堵车。”张翔海在日记中写道。这里是攀登珠峰的最后冲刺路段。“登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下山的人要等上山的人先通过,所以我们那次大概堵了40分钟。”张翔海回忆道。

和张翔海一起堵在那儿的还有来自各国的登山爱好者。

“山上全是人!”31岁的,来自英国的职业登山家阿伊莎说道。“这就不是珠峰般的体验,这是猪圈般的体验。” 格拉哈姆吐槽道,他是瑞典的职业登山家。

2013年5月,每一个从珠峰归来的人都描述着世界屋脊的混乱场景,因为有上百人试图在有限的几个小时内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峰顶。

据珠峰登山史学家埃伯哈德统计,2000年以前,一天内登顶珠峰的人数最多不超过50人;2012年5月19日就有234人成功登顶。

死亡

4月18日,一场16人死亡的灾难,拉开了今年珠峰第一个登山季的序幕。

10月13日,第二个登山季,24人在登顶珠峰的过程中遭遇暴雪,不幸罹难。

据统计,自1953年珠峰被人类征服后,已经有近300人因攀登珠峰而丧命。

热潮

自1953年,新西兰登山家第一次成功登顶珠峰后,到2007年,共有3243人成功登顶。从1975年开始,每年都有人成功登顶,登顶成功人数呈整体上升趋势。截至2012年登山季结束,已有6322人次成功登顶珠峰(非政府组织8000er.com数据)。

2000年以前,一天内登顶珠峰的人数最多不超过50人;2012年5月19日,一天就有234人登顶(珠峰登山史学家埃伯哈德统计)。

责任编辑:文化旅行汇

延伸阅读